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合同作战 >

军事革命:军队指挥如何实现跨越

发布时间:2019-10-25 13:0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牢固确立一体化大指挥的创新理念,就是要摆脱传统思维定式的束缚,重塑信息化局部战争的指挥机制和指挥模式,使其更加适应战争形态和作战方式的发展变化。一体化大指挥的创新理念,是在客观认识信息化局部战争特点规律基础上,对基于信息系统的军队指挥所形成的基本原理和基本观念。一体化大指挥作为一种新型指挥形式,将以其全新的面貌登上战争舞台,并主导战争走向胜利。一体化大指挥既是军事变革在战争领域的集中体现,又是打赢信息化局部战争的客观需要。这一形式不同于以往单一军兵种的合同作战指挥,而是全维、立体、多元、一体化的大指挥。其核心要义是:逐步实现以枪炮火力战主导的地面作战指挥,向信息火力战主导的全维作战指挥转变。在指挥体系上,建立健全诸军兵种和战区内党政军警民横向一体、各级作战部队纵向一体的大体系;在指挥手段上,综合集成指挥控制、侦察情报、通信联络、战场感知、导航定位、气象水文、信息对抗等分系统于一体的大系统;在指挥空间上,组织实施陆、海、空、天、电、网全维一体的大指挥。一体化大指挥的创新理念,还应当牢固确立以下指挥观念:指挥关系作战胜负,以集中指挥为主、辅之以必要的分散指挥,指挥领域集信息运作、信息进攻、信息防御于一体,标准化作业、创造性指挥等。

  信息化局部战争基于信息系统的联合作战指挥,必然有赖于信息化大系统的指挥平台。这一平台是信息技术发展和战争形态演变的必然产物。其实质是联合作战指挥员及其指挥机关运用指挥信息系统特别是一体化指挥平台,优化指挥流程,缩短指挥周期,提高指挥速率;以栅格化的网络为基础,以指挥信息系统为核心,与信息作战系统、武器平台信息系统相融合,实现无缝链接、综合组网、互联互通;注重指挥对抗,加强指挥保障,夺取并保持作战指挥优势和主动;信息系统各要素相互联结、相互作用、相互支撑,共同促进体系作战能力的生成和提高;信息系统支撑能力与体系作战能力整体联动、同步增长。

  基于信息系统的联合作战指挥,主要通过信息系统的支撑能力得以实现。这些支撑要包括:全域联通能力、信息融合能力、信息服务能力、信息攻防能力、精确保障能力、远程支援能力、智能管控能力和自主适应能力等。这些能力依据联合作战指挥的运行机制高度融合,共同遵循信息流程规律,集信息获取、信息处理、信息传输、信息存储、信息分发、信息服务和信息安全保障于一体,共同构成信息系统支撑能力体系。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牵引信息系统支撑能力的发展;信息系统支撑能力促进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能力的增长。两者相辅相成、互为一体、融合发展。

  信息技术的加速发展和战争形态的深刻演变,使网络化大数据的指挥模式应运而生。网络化大数据的指挥模式,是依托一体化指挥平台和作战网络,通过对作战软件、指挥软件以及作战数据、指挥信息的深度开发和高效利用,满足信息化局部战争全维作战指挥需要,有利于提高基于信息系统的联合作战指挥效能的标准样式。需要特别强调的是:指挥模式与指挥方式有所不同,两者不能混淆。顺应军队指挥革命大势、应对军队指挥革命挑战,必须加快转变指挥模式,使其不断适应信息化局部战争全维作战指挥的迫切需要。而由集中指挥、分散指挥等要素所构成的指挥方式,却具有相对的稳定性和普遍的通用性。信息化局部战争应坚持集中指挥为主的指挥方式,并辅之以必要的分散指挥。

  网络化大数据的指挥模式,要求在优化指挥体制、强化指挥手段、提高指挥技能的同时,切实加强指挥方法的改革和创新,使其不断适应信息化局部战争全维作战指挥的需要。比如,以下达“秒令”的方式实施“秒杀”;以“指挥文书不落地、指挥信息不摆渡”的方式实施人机联动作业;以“天上有云、地上有格、中间有网”的方式实施运筹谋划;以即时“发现——决策——打击——评估”的方式实施指挥控制;以“前台精、后台强”的方式实施指挥保障。恩格斯指出:“每个在战史上因采用新的办法而创造了新纪元的伟大将领,不是新的物质手段的发明者,便是以正确的方法运用他以前所发明的新手段的第一人。”未来信息化局部战争,指挥人员应当成为发明和运用新型指挥模式的第一人,积极创建新模式、努力适应新模式、灵活运用新模式,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积极主动地将战役战斗导向胜利。

  所谓指挥业态,是指军队指挥的机构设置、机制运行、工作流程、活动内容以及信息反馈等的基本状态。积极营造标准化大管理的指挥业态,就是要大力加强军队指挥标准化建设,全面提高基于信息系统的联合作战指挥效能。

  日益发展的战争需求与比较落后的指挥能力,是我军指挥领域存在的基本矛盾。化解这一矛盾的唯一办法,就是大力加强军队指挥建设,不断提高军队指挥能力,使我军新质指挥能力不断适应日益发展的战争需求。毫无疑问,在战争形态、作战方式、指挥模式和制胜机理深刻变化的背景下,无论是平时的指挥建设,还是战时的指挥活动,都必须做到标准化、规范化和制度化。信息化程度越高,标准化要求越严。加强军队指挥标准化建设,将成为我军指挥体制调整改革之后迫切需要研究解决的系统工程,也是一项“能打仗、打胜仗”的保底工程。军队指挥标准化主要包括:指挥信息系统标准化、指挥术语标准化、指挥信息标准化、组织形态标准化、任务规范标准化、指挥流程标准化、指挥作业标准化、指挥保障标准化、指挥评估标准化等等。

  一般认为,军队指挥注重谋略和艺术,而标准化、规范化和制度化势必束缚指挥员的创造性思维。然而,信息化局部战争基于信息系统的联合作战指挥,越来越呈现出指挥手段新、科技含量高、指挥强度大、控制精度严,以及指挥对象多元、指挥保障复杂、指挥对抗激烈等诸多特点,这就必然要求军队指挥标准化,使基于信息系统的联合作战指挥更加规范、更加有序。即便是指挥员创造性的谋略和艺术,也需要通过下达标准化指令等一系列标准化作业加以实施。这就是说,谋略和艺术仍然是信息化局部战争创造性指挥的必然选择;而标准和法则,则是军队指挥标准化作业的科学指南和基本遵循。以作战文书和作战要图为例,它是提升指挥效能的两个“引擎”,也是推动战局发展的两个“轮子”。因为指挥员的全部指挥活动,包括谋略、艺术和决心、意志等,归根到底是要通过“图”和“文”的形式加以展示。因此,诸军兵种部队的作战文书和作战要图都必须标准化、规范化。信息化局部战争面临精确情报、精确指挥、精确控制、精确协同、精确保障、精确评估等一系列新情况新问题,对军队指挥标准化的要求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高、更严、更精。军队指挥层级越高,对标准的依赖度就越高;因指挥不标准而可能造成的危害也就越大。

  军队指挥标准化既是军队指挥领域制度化的最高形式,更是信息化局部战争标准化作业、创造性指挥的首要前提。据统计,设计一架战斗机至少需要2500个标准,一枚弹道导弹需要2000个标准,即使是比较简单的也需要200个标准。由此可见,要打赢一场高度复杂的、信息化的、高精度的局部战争,必然需要一定数量的国家军用标准作支撑和保证。要通过军队指挥领域的一系列标准化建设,积极营造良性循环的指挥业态、严格正规的指挥秩序和人机联动的指挥效能,进而提高我军基于信息系统的联合作战指挥能力。

http://studybohum.com/hetongzuozhan/845.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