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核突击 >

核袭日本

发布时间:2019-06-29 17:5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1945年5月8日德国投降后,日本依然在太平洋战场上负隅顽抗。7月16日美国第一颗爆炸成功。此时,以美国陆军部长史汀生为首的临时委员会和参谋长联席会议认为:虽然日本败局已定,但其陆军在本土尚有200万至300万人,在中国还有同样数量的兵力,其空军尚存各型飞机6000至9000架,而且日本大本营正在积极准备“本土决战”,美军登陆日本将付出巨大的代价。如果美国使用迫使日本丧失抵抗意志,不待美军登陆就投降,则可避免50万美国人丧生。于是,史汀生与临时委员会一起向杜鲁门总统提出建议:尽快用轰炸日本具有军事和非军事双重性的目标。核突袭的具体目标拟定为广岛、长崎和小仓。杜鲁门思量再三终于采纳了史汀生的建议,决定对日本进行核突袭。于是,美国陆军航空兵的核突击部队——第509混合大队被派往太平洋的提尼安岛执行这次非同寻常的任务。第一次突袭以广岛为主要目标,小仓和长崎为预备目标;第二次以小仓为主要目标,长崎为预备目标。

  1945年7月25日,美国当局下达了作战指令:8月3日以后,只要气象条件允许目视轰炸,第509大队即可开始对日本投掷第一颗。

  8月1日,准备执行突袭任务的B-29机组人员进行了最后一次演习。8月2日,第20航空队司令特文宁中将下达作战指令,命令7架B-29型轰炸机组成突击队,执行“13号特别轰炸任务”,对日本实施首次突袭。其中1架为载有的轰炸机,由大队长蒂贝茨上校亲自驾驶;1架为装有精密测量仪的观测机,由中队长斯韦尼少校驾驶;1架装有高级照相机的侦察机,由马夸特上尉驾驶;3架担任直接气象侦察任务,提前抵达目标区上空。另外,还有1架B-29作为载机的备份机,在硫磺岛机场待命。

  8月6日凌晨,3架先谴气象侦察机提前1小时从提尼安基地升空,分别飞抵广岛、小仓、长崎上空。蒂贝茨上校驾驶“埃诺拉盖伊”号,于当地时间2点45分起飞,斯韦尼少校和马夸特上尉驾机尾随其后。“埃诺拉盖伊”号安全升空后,随机核武器专家帕森海军上校从座舱爬进弹舱,给外号“小男孩”的核弹安装“枪法”引爆装置,使它进入了战斗装态。飞机以每小时300公里的巡航速度,在无战斗机护航和严格无线分飞抵硫磺岛上空,组成三角形编队,向西北方向继续飞行。2个多小时后,它们爬升至1万米高空,以每小时525公里的航速,神不知鬼不觉地向日本飞去。

  上午7点9分,广岛地区日军第二军总司令部发出警报,美军侦察机迅速离去,7点半解出警报。广岛市内车来人往,络绎不绝。就在这人们感到太平无事的时刻,蒂贝茨上校接到前方气象侦察机发回的电讯,广岛上空的云量为“二”,“目标清楚”,完全适于目视轰炸预订的主要目标。他当机立断,实施原计划第一方案:轰炸广岛。

  蒂贝茨驾机于8点12分飞抵离目标约24公里预定投弹识别点,未遇炮火袭击,也没有敌机起飞拦截。他们俯瞰广岛,只见工厂上空清烟袅袅,水面上船舶蠕动。就在这瞬间,他们找到了预定瞄准点——广岛市中心的“T”字形大桥。

  “注意,戴上防护镜,各就各位,做好最后准备。”蒂贝茨提醒他的同伴。8点15分,他们抵达目标瞄准点上空。观测机上的测量操作手做好了测量准备,栽机上的投弹手向各机发出了30秒投弹准备信号,并打开了弹舱门。信号一结束,“小男孩”跳出弹舱。此时,斯韦尼少校在蒂贝茨的右翼,间隔至多10米。他亲眼目睹“小男孩”跳舱的身影,心想:“它自由了,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不管它工作与否,无法挽回了,如果工作正常,它可能将战争结束。”蒂贝茨和他的同伴们做完一切后,赶紧调转机头,加速撤离现场。

  2003年8月18日,美国弗吉尼亚州一个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曾于1945年8月6日用来执行投放轰炸日本广岛的B-29轰炸机经修复后停在展厅里。

  “小男孩”像一个幽灵,徐徐下降。53秒后,它突然凶相毕露,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广岛上空出现了一个五光十色、光芒四射的火球,随之巨大的蘑菇烟云冲天而起,整个广岛城被吞没了。

  几分钟后,“埃诺拉盖伊”号从离爆炸24公里处,悄悄返航。马夸特上尉驾着侦察机等了一会儿,拍完了几个惊心动魄的镜头——世界军事史上第一次核战争的照片后,也返航了。归途中,核武器专家帕森海军上校向正在提尼安基地的“曼哈顿工程”副指挥官法雷尔准将发了一份密电:“目视一清二楚,突袭圆满成功,投弹后机上情况正常,现正在向基地返航。”

  蒂贝茨上校驾着“埃诺拉盖伊”号,首先在提尼安基地北机场着陆。他带着全体机组人员走下飞机,向等候在这里的陆军战略空军司令斯帕茨上将行了个军礼:“报告将军!我们完成任务回来了!”斯帕茨随即给他挂上“服役优异十字勋章”。

  次日凌晨,即突袭16小时后,杜鲁门总统发表声明,警告日本政府,“这是”。并敦促日本政府无条件投降,否则将遭到“来自空中的毁灭”。美国武装部队电台马上对日广播,“已把广岛摧毁,更多的将接踵而来”,并向日本空投了数百万张传单向日本发出警告:美国最新研制成功的“一颗的威力就相当于2000架B-29巨型轰炸机执行一次任务所携带炸药的威力”,“你们赶快结束战争”,否则“我们将坚决使用这种炸弹和所有其他超级武器来加速结束战争”。

  8月7日和8日,美国第21轰炸航空兵联队司令李梅将军先后追加了152架和375架B-29轰炸机,对日本城市发起更猛烈袭击,但日本政府仍无意投降。

  为此,美国当局决定8月9日对日本实施第二次袭击,目标选定为长崎。此次任务由5架B-29轰炸机组成的突出队执行,密码代号为“16号特别轰炸任务”。斯韦尼少校驾驶载有的“博克斯卡”号轰炸机,机上增加3名核武器专家,负责引爆系统的安全保险工作;博克上尉驾驶“大技师”号观测机,《纽约时报》记者劳伦斯随机负责报道工作;霍普金斯中校驾驶“大斯廷克”号照相侦察机;88号飞机和95号飞机负责气象侦察任务。

  第二颗外号叫“胖子”,采用复杂的“内爆法”引爆系统,由气压、定时、雷达和冲击4个不同引信组成。这种引爆系统不能在空中安装,必须在执行任务之前,在地面的一个特殊的绝密车间里,由几个专家合作组装。这就意味着,斯韦尼少校的“博克斯卡”号飞机必须载着安装好引爆系统的“活钚弹”上天,万一起飞时发生重大事故,提尼安岛就会变成美国的“广岛”而被从地球上抹掉。

  为确保万无一失,美军当局决定举行一次“胖子”模拟弹空投演习。8月8日9点左右,斯韦尼少校驾驶“博克斯卡”号带着一颗水泥重配弹“南瓜”,从提尼安岛外海的2400米空中爬升到1万米高空。机上的投弹手模拟次日投掷“胖子”的程序,把“南瓜”从弹舱里弹了出去。“南瓜”按预定弹道落至600米高度,引信爆炸了。1个小时后,专家们一致评定,演习成功。美国当局决定按原计划行动。

  8月9日,当地时间2点56分,斯韦尼少校驾机载着完全处于战备状态的“胖子”,从提尼安基地起飞,博克驾侦察机尾随其后。正当霍普金斯中校驾机滑向跑道时,他突然发现随机照相专家瑟贝博士没带降落伞,便勃然大怒:“给我下飞机”。瑟贝博士下机后眼巴巴地望着“大斯廷克”号腾空而起。

  1945年8月14日,日本裕仁天皇向议会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颁投降诏书。

  10点50分,他们飞临长崎上空,发现在1800至2400米高度,云量为“八”,只能进行雷达轰炸。几分钟后,他们从西北方向进入投弹识别点。30秒钟的投弹信号响了,弹舱门“咯嗒”一声打开。就在20秒钟时,投弹手目光穿过云层裂隙,看到下面不是第一个轰炸目标——三菱重工业公司长崎造船厂,而是第二个轰炸目标——三菱重工业公司长崎兵器制造厂,便立即改用目视轰炸,于当地时间10点58分将“胖子”投出了舱外。弹舱门“咯嗒”一声锁上了,斯韦尼立即驾机飞离现场。“胖子”跳出弹舱后,穿云直下,于当地时间11点01分在离地500米空中爆炸了,顿时形成了一个闪烁的火球。

  在长崎投掷的爆炸后形成的蘑菇状云团,爆炸产生的气流、烟尘直冲云天,高达12英里多。

  机上所有人员都看到了这个形如“胆囊”的火球悬在长崎上空,从“胆心”向上喷出沸腾的“胆汁”,行成一条巨大的彩虹。几分钟后,机上人员从20公里外看到一个擎天蘑菇烟云,吞没了整个长崎城。斯韦尼下令赶紧拍下这罕见的场景。

  当长崎蘑菇烟云以惊人的速度从7000米升到14000米高空时,斯韦尼上校向提尼安基地发出报告:“袭击长崎,效果良好”。返航途中,由于与提尼安基地失去通讯联系,加之飞机燃料不足,斯韦尼驾机在冲绳美军机场紧急着陆。

  美国突袭广岛和长崎造成了巨大的毁伤。广岛市区80%的建筑化为灰烬,64000人丧生,72000人受伤,伤亡总人数占全市总人口的53%。长崎市60%的建筑物被摧毁,伤亡86000人,占全市总人口的37%。

  1945年8月15日,在长崎遭受轰炸的第6天,日本终于宣布无条件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至此降下帷幕。

  战后,日本对这次遭受的袭击耿耿于怀,称自己是的受害者,广岛、长崎为这场战争中不幸的城市。可是日本不应忘记,世界上还有更不幸的城市——南京,兽性大发的日本兵使这座无辜的城市血流成河,呜咽扬子江为30万白骨招魂。日本不应忘记,世界上还有更不幸的国家——中国,在日本发动的侵华战争中,2000多万中国人被日军杀害,男人被拉到日本当劳工,女人被拉到兵营作军妓,而这一切正是包括广岛、长崎在内的日本所为!

  截至2014年8月9日,因长崎爆炸死亡的受害者总数上升至165409人。

  2014年8月9日是日本长崎遭受爆炸袭击69周年纪念日。爆炸受害者代表城台美弥子强烈反对安倍解禁集体自卫权,她说:“政府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这表达的是要用武力来制造和平。战争只会招致战争,历史已经给出了证明。”她要求政府放弃武器出口,不要给肩负日本未来的年轻人和孩子们带来威胁。一名20岁左右的长崎市民说:“我个人认为宪法第九条放弃战争的内容是日本的骄傲,但它却因为政治上的原因而逐渐被架空,这让我心生疑问。”活动当天,众多日本市民集聚在和平公园附近的爆炸中心地,举行反对安倍政权游行集会。他们高喊口号,反对安倍解禁集体自卫权,要求安倍下台。

  1945年5月8日德国投降后,日本依然在太平洋战场上负隅顽抗。7月16日美国第一颗爆炸成功。此时,以美国陆军部长史汀生为首的临时委员会和参谋长联席会议认为:虽然日本败局已定,但其陆军在本土尚有200万至300万人,在中国还有同样数量的兵力,其空军尚存各型飞机6000至9000架,而且日本大本营正在积极准备“本土决战”,美军登陆日本将付出巨大的代价。如果美国使用迫使日本丧失抵抗意志,不待美军登陆就投降,则可避免50万美国人丧生。于是,史汀生与临时委员会一起向杜鲁门总统提出建议:尽快用轰炸日本具有军事和非军事双重性的目标。核突袭的具体目标拟定为广岛、长崎和小仓。杜鲁门思量再三终于采纳了史汀生的建议,决定对日本进行核突袭。于是,美国陆军航空兵的核突击部队——第509混合大队被派往太平洋的提尼安岛执行这次非同寻常的任务。第一次突袭以广岛为主要目标,小仓和长崎为预备目标;第二次以小仓为主要目标,长崎为预备目标。

  1945年7月25日,美国当局下达了作战指令:8月3日以后,只要气象条件允许目视轰炸,第509大队即可开始对日本投掷第一颗。

  8月1日,准备执行突袭任务的B-29机组人员进行了最后一次演习。8月2日,第20航空队司令特文宁中将下达作战指令,命令7架B-29型轰炸机组成突击队,执行“13号特别轰炸任务”,对日本实施首次突袭。其中1架为载有的轰炸机,由大队长蒂贝茨上校亲自驾驶;1架为装有精密测量仪的观测机,由中队长斯韦尼少校驾驶;1架装有高级照相机的侦察机,由马夸特上尉驾驶;3架担任直接气象侦察任务,提前抵达目标区上空。另外,还有1架B-29作为载机的备份机,在硫磺岛机场待命。

  8月6日凌晨,3架先谴气象侦察机提前1小时从提尼安基地升空,分别飞抵广岛、小仓、长崎上空。蒂贝茨上校驾驶“埃诺拉盖伊”号,于当地时间2点45分起飞,斯韦尼少校和马夸特上尉驾机尾随其后。“埃诺拉盖伊”号安全升空后,随机核武器专家帕森海军上校从座舱爬进弹舱,给外号“小男孩”的核弹安装“枪法”引爆装置,使它进入了战斗装态。飞机以每小时300公里的巡航速度,在无战斗机护航和严格无线分飞抵硫磺岛上空,组成三角形编队,向西北方向继续飞行。2个多小时后,它们爬升至1万米高空,以每小时525公里的航速,神不知鬼不觉地向日本飞去。

  上午7点9分,广岛地区日军第二军总司令部发出警报,美军侦察机迅速离去,7点半解出警报。广岛市内车来人往,络绎不绝。就在这人们感到太平无事的时刻,蒂贝茨上校接到前方气象侦察机发回的电讯,广岛上空的云量为“二”,“目标清楚”,完全适于目视轰炸预订的主要目标。他当机立断,实施原计划第一方案:轰炸广岛。

  蒂贝茨驾机于8点12分飞抵离目标约24公里预定投弹识别点,未遇炮火袭击,也没有敌机起飞拦截。他们俯瞰广岛,只见工厂上空清烟袅袅,水面上船舶蠕动。就在这瞬间,他们找到了预定瞄准点——广岛市中心的“T”字形大桥。

  “注意,戴上防护镜,各就各位,做好最后准备。”蒂贝茨提醒他的同伴。8点15分,他们抵达目标瞄准点上空。观测机上的测量操作手做好了测量准备,栽机上的投弹手向各机发出了30秒投弹准备信号,并打开了弹舱门。信号一结束,“小男孩”跳出弹舱。此时,斯韦尼少校在蒂贝茨的右翼,间隔至多10米。他亲眼目睹“小男孩”跳舱的身影,心想:“它自由了,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不管它工作与否,无法挽回了,如果工作正常,它可能将战争结束。”蒂贝茨和他的同伴们做完一切后,赶紧调转机头,加速撤离现场。

  2003年8月18日,美国弗吉尼亚州一个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曾于1945年8月6日用来执行投放轰炸日本广岛的B-29轰炸机经修复后停在展厅里。

  “小男孩”像一个幽灵,徐徐下降。53秒后,它突然凶相毕露,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广岛上空出现了一个五光十色、光芒四射的火球,随之巨大的蘑菇烟云冲天而起,整个广岛城被吞没了。

  几分钟后,“埃诺拉盖伊”号从离爆炸24公里处,悄悄返航。马夸特上尉驾着侦察机等了一会儿,拍完了几个惊心动魄的镜头——世界军事史上第一次核战争的照片后,也返航了。归途中,核武器专家帕森海军上校向正在提尼安基地的“曼哈顿工程”副指挥官法雷尔准将发了一份密电:“目视一清二楚,突袭圆满成功,投弹后机上情况正常,现正在向基地返航。”

  蒂贝茨上校驾着“埃诺拉盖伊”号,首先在提尼安基地北机场着陆。他带着全体机组人员走下飞机,向等候在这里的陆军战略空军司令斯帕茨上将行了个军礼:“报告将军!我们完成任务回来了!”斯帕茨随即给他挂上“服役优异十字勋章”。

  次日凌晨,即突袭16小时后,杜鲁门总统发表声明,警告日本政府,“这是”。并敦促日本政府无条件投降,否则将遭到“来自空中的毁灭”。美国武装部队电台马上对日广播,“已把广岛摧毁,更多的将接踵而来”,并向日本空投了数百万张传单向日本发出警告:美国最新研制成功的“一颗的威力就相当于2000架B-29巨型轰炸机执行一次任务所携带炸药的威力”,“你们赶快结束战争”,否则“我们将坚决使用这种炸弹和所有其他超级武器来加速结束战争”。

  8月7日和8日,美国第21轰炸航空兵联队司令李梅将军先后追加了152架和375架B-29轰炸机,对日本城市发起更猛烈袭击,但日本政府仍无意投降。

  为此,美国当局决定8月9日对日本实施第二次袭击,目标选定为长崎。此次任务由5架B-29轰炸机组成的突出队执行,密码代号为“16号特别轰炸任务”。斯韦尼少校驾驶载有的“博克斯卡”号轰炸机,机上增加3名核武器专家,负责引爆系统的安全保险工作;博克上尉驾驶“大技师”号观测机,《纽约时报》记者劳伦斯随机负责报道工作;霍普金斯中校驾驶“大斯廷克”号照相侦察机;88号飞机和95号飞机负责气象侦察任务。

  第二颗外号叫“胖子”,采用复杂的“内爆法”引爆系统,由气压、定时、雷达和冲击4个不同引信组成。这种引爆系统不能在空中安装,必须在执行任务之前,在地面的一个特殊的绝密车间里,由几个专家合作组装。这就意味着,斯韦尼少校的“博克斯卡”号飞机必须载着安装好引爆系统的“活钚弹”上天,万一起飞时发生重大事故,提尼安岛就会变成美国的“广岛”而被从地球上抹掉。

  为确保万无一失,美军当局决定举行一次“胖子”模拟弹空投演习。8月8日9点左右,斯韦尼少校驾驶“博克斯卡”号带着一颗水泥重配弹“南瓜”,从提尼安岛外海的2400米空中爬升到1万米高空。机上的投弹手模拟次日投掷“胖子”的程序,把“南瓜”从弹舱里弹了出去。“南瓜”按预定弹道落至600米高度,引信爆炸了。1个小时后,专家们一致评定,演习成功。美国当局决定按原计划行动。

  8月9日,当地时间2点56分,斯韦尼少校驾机载着完全处于战备状态的“胖子”,从提尼安基地起飞,博克驾侦察机尾随其后。正当霍普金斯中校驾机滑向跑道时,他突然发现随机照相专家瑟贝博士没带降落伞,便勃然大怒:“给我下飞机”。瑟贝博士下机后眼巴巴地望着“大斯廷克”号腾空而起。

  1945年8月14日,日本裕仁天皇向议会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颁投降诏书。

  10点50分,他们飞临长崎上空,发现在1800至2400米高度,云量为“八”,只能进行雷达轰炸。几分钟后,他们从西北方向进入投弹识别点。30秒钟的投弹信号响了,弹舱门“咯嗒”一声打开。就在20秒钟时,投弹手目光穿过云层裂隙,看到下面不是第一个轰炸目标——三菱重工业公司长崎造船厂,而是第二个轰炸目标——三菱重工业公司长崎兵器制造厂,便立即改用目视轰炸,于当地时间10点58分将“胖子”投出了舱外。弹舱门“咯嗒”一声锁上了,斯韦尼立即驾机飞离现场。“胖子”跳出弹舱后,穿云直下,于当地时间11点01分在离地500米空中爆炸了,顿时形成了一个闪烁的火球。

  在长崎投掷的爆炸后形成的蘑菇状云团,爆炸产生的气流、烟尘直冲云天,高达12英里多。

  机上所有人员都看到了这个形如“胆囊”的火球悬在长崎上空,从“胆心”向上喷出沸腾的“胆汁”,行成一条巨大的彩虹。几分钟后,机上人员从20公里外看到一个擎天蘑菇烟云,吞没了整个长崎城。斯韦尼下令赶紧拍下这罕见的场景。

  当长崎蘑菇烟云以惊人的速度从7000米升到14000米高空时,斯韦尼上校向提尼安基地发出报告:“袭击长崎,效果良好”。返航途中,由于与提尼安基地失去通讯联系,加之飞机燃料不足,斯韦尼驾机在冲绳美军机场紧急着陆。

  美国突袭广岛和长崎造成了巨大的毁伤。广岛市区80%的建筑化为灰烬,64000人丧生,72000人受伤,伤亡总人数占全市总人口的53%。长崎市60%的建筑物被摧毁,伤亡86000人,占全市总人口的37%。

  1945年8月15日,在长崎遭受轰炸的第6天,日本终于宣布无条件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至此降下帷幕。

  战后,日本对这次遭受的袭击耿耿于怀,称自己是的受害者,广岛、长崎为这场战争中不幸的城市。可是日本不应忘记,世界上还有更不幸的城市——南京,兽性大发的日本兵使这座无辜的城市血流成河,呜咽扬子江为30万白骨招魂。日本不应忘记,世界上还有更不幸的国家——中国,在日本发动的侵华战争中,2000多万中国人被日军杀害,男人被拉到日本当劳工,女人被拉到兵营作军妓,而这一切正是包括广岛、长崎在内的日本所为!

  截至2014年8月9日,因长崎爆炸死亡的受害者总数上升至165409人。

  2014年8月9日是日本长崎遭受爆炸袭击69周年纪念日。爆炸受害者代表城台美弥子强烈反对安倍解禁集体自卫权,她说:“政府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这表达的是要用武力来制造和平。战争只会招致战争,历史已经给出了证明。”她要求政府放弃武器出口,不要给肩负日本未来的年轻人和孩子们带来威胁。一名20岁左右的长崎市民说:“我个人认为宪法第九条放弃战争的内容是日本的骄傲,但它却因为政治上的原因而逐渐被架空,这让我心生疑问。”活动当天,众多日本市民集聚在和平公园附近的爆炸中心地,举行反对安倍政权游行集会。他们高喊口号,反对安倍解禁集体自卫权,要求安倍下台。

http://studybohum.com/hetuji/6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