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核武器 >

2019全球核態勢:核武器競爭加劇核軍備控制遇阻

发布时间:2019-06-28 00:0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雖然全球核彈頭總量有所下降,但各有核國家紛紛致力於核武器現代化,核軍備競賽仍暗中展開。

  6月17日,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發布了《軍備、裁軍和國際安全2019年鑒》,對當前的軍備狀態、裁軍情況和國際安全進行評估,並對全球核武庫現狀、變化進行了估算和分析。

  報告指出,目前共有美國、俄羅斯、英國、法國、中國、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和朝鮮9個國家擁有核武器。

  據估計,截至2019年1月,全球核彈頭總數從去年同期的14465枚下降到13865枚,減少了615枚,減少的原因主要是美俄履行了《新削減展覽武器條約》,分別削減了265枚和350枚核彈頭。

  但美俄兩國的核武器的總量仍占全球核武器總量的90%以上。而印度、巴基斯坦、朝鮮和以色列的核彈頭數量不降反增,其中,英國有200枚、印度130-140枚、巴基斯坦150-160枚、以色列80-90枚、朝鮮20-30枚。

  根據美方《2018年核態勢評估報告》,美國將不再削減核武器,而是在研發新型核武器的同時,對現有核武庫進行升級。

  比如陸基核力量提出了研制GBSD新型洲際導彈,替換現已的“民兵”-3洲際導彈;空基核力量則正在研發B-21新型戰略轟炸機,這種隱身轟炸機還將配備名為LRSO的空射巡航導彈;而海基核力量則正在打造以“哥倫比亞”級核潛艇+“三叉戟”-2D5LE潛射導彈為主裝備體系。

  在戰術核武器上,美國希望通過發展新型核炸彈和核巡航導彈、攜帶低當量核彈頭潛射導彈等手段,擴充低當量核武器數量,擴大美國的核打擊選項。

  報告稱,俄羅斯擁有約6500枚核彈頭,其中相當一部分屬於戰術核彈頭。這種結構和規模,似乎是針對美國常規軍力優勢的。

  俄羅斯也在積極推進核武器現代化計劃,RS-28“薩爾瑪特”洲際導彈、“先鋒”高超聲速導彈、“邊界”彈道導彈、“北風之神”核潛艇、“圓錘”潛射導彈、圖-160M2、圖-95MS、Kh-101空射巡航導彈等都是俄新型核武器運載工具。

  除了美俄之外,其他國家的核武庫規模雖然小很多,但也有相應和核武器現代化計劃。

  清華-卡內基全球政策中心研究員趙通表示,雖然現在全球有核國家積極推進核武庫現代化不能稱為核軍備競賽,但至少可以稱為核軍備競爭,並且競爭的激烈程度是在增加的,尤其是這幾年表現的尤為明顯。

  美國與俄羅斯的前身——前蘇聯早在1991年就簽訂了《削減戰略武器條約》(START)。在2001年銷毀計劃完成時,美俄雙方已拆除了當時兩國擁有的戰略核武器的80%左右。2009年該條約到期後,美國與俄羅斯又簽署了《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將舊條約代替,繼續核裁軍。2018年,美國與俄羅斯宣布其已完成《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所規定的最終核裁軍目標。

  截止2019年1月,美國共有3800枚核彈頭正在服役,另有2385枚退役核彈頭等待拆解,而俄羅斯共有4330枚核彈頭正在服役,另有2170枚退役核彈頭等待拆解。

  然而,由於美俄兩國近年來雙邊關系轉冷,在烏克蘭危機與敘利亞內戰等多個議題美齟齬不斷,矛盾連連。

  除了對俄羅斯施加制裁,據英國廣播電視公司(BBC)2月2日報道,美國已於2月1日宣布暫停履行《美國和蘇聯關於銷毀中程和中短程導彈條約》(簡稱《中導條約》),俄羅斯也於2月2日宣布暫停履行該條約。

  《中導條約》規定雙方必須全部銷毀擁有的射程在500千米至5500千米之間的中短程導彈,並不得再生產或試驗,直接限制了美國與前蘇聯/俄羅斯在全球範圍內部署具有核打擊能力的中短程導彈的能力,它為兩國之間的核武競賽減速,也為冷戰降溫。

  而如今,美俄相繼宣布暫停履行《中導條約》,勢必會影響到兩國核裁軍的未來走向,讓世界擔心雙方又將滑向軍備競賽。

  與此同時,直接限制美俄兩國核武器數量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也即將在兩年後過期。據英國廣播公司2月2日報道,盡管俄羅斯總統普京多次表示“與美國談判的大門是敞開的”,但報告指出,截至目前美俄兩國尚未就延期該條約或訂立新條約將其取代展開任何談判。與此同時,美俄兩國還在推進多項耗資甚巨的核武器及其搭載平臺的更新換代項目。

  據路透社6月6日消息,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聖彼得堡出席經濟論壇時警告稱,由於美國就開始《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的續期談判表現得“毫無興趣”,因而國際核裁軍體系有崩潰的重大風險。

  而據《日本時報》6月7日報道,普京將核武器比作“火龍”,稱若不對核武加以限制,那麽有可能導致全球性的災難。“假使沒有人覺得需要續期《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那麽我們俄羅斯也不會續期。盡管我們已經說過一百遍了,俄羅斯準備好續期條約,但是到現在正式談判都沒有展開。”普京說道。

  對此,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裁軍、軍備控制和不擴散項目高級研究員香農·凱爾(Shannon Kile)表示,鑒於美俄兩國在政治與軍事上存在巨大差異,兩國繼續談判以削減核力量已似乎越來越不可能。

  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與朝鮮雖然都是正式承認或事實上已擁有核武器,但與五個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不同的是,這四個國家都沒有簽署只允許五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國保留核武器的《核不擴散條約》(朝鮮曾在1987年簽署,但於2003年退出),因此印、巴、以、朝四國並不受該條約的限制,不參與核裁軍。

  報告稱,印度與巴基斯坦仍在致力於增強生產軍用核燃料的能力,同時擴大其生產規模,以於擴大各自的核武庫,由此兩國的核武器庫存可能在未來十年間有顯著提升。

  報告指出,印度目前據信共擁有130到140枚核武器,其中約有48枚部署在幻影2000H型戰鬥機與美洲豹攻擊機上,有60枚部署在如“普裏特維”-II、“烈火”-I、“烈火”-II與“烈火”-III等各型號的陸基彈道導彈之上,另有16枚部署在殲敵者級核潛艇所搭載的K-15等潛射彈道導彈之上。

  報告分析稱,印度目前在致力於發展中程彈道導彈、洲際彈道導彈、核潛艇以及巡航導彈。

  彈道導彈中射程達3500千米的“烈火”-IV中程彈道導彈已於2018年完成了兩次試射,同時射程達5000千米的“烈火”-V洲際彈道導彈也於2018年完成了三次試射。

  至於核潛艇,印度海軍目前已下水了兩艘殲敵者級核潛艇,同時還在建造另兩艘殲敵者級核潛艇,預計分別將在2020年與2022年完工,印度海軍還在研發K-4潛射彈道導彈已替換目前殲敵者級核潛艇裝備的K-15潛射彈道導彈,此外,印度海軍還宣布研發射程據信可達5000千米的K-5與K-6潛射彈道導彈。

  在巡航導彈方面,印度目前仍在測試“無畏”巡航導彈,該型號的巡航導彈可通過空基、海基與陸基多方式發射,射程超過1000千米。

  對於印度的“對手”巴基斯坦,報告指出其目前據信共擁有150到160枚核武器,其中36枚部署在F-16A/B型戰鬥機與“幻影”-III/V型戰鬥機上,102枚部署在諸如“沙辛”-I、“沙辛”-II與“沙辛”-III等各型號的陸基彈道導彈之上,另有約12枚則裝備在“巴布爾”等各型號的巡航導彈之上。

  報告分析稱,巴基斯坦目前主要在發展可搭載核彈頭的新型短程彈道導彈,用以執行戰術核打擊任務。同時,巴基斯坦也在加緊研發潛射彈道導彈,加強其二次核打擊的能力,打造“三位一體”的核能力,目前其在巴布爾-3基礎之上改進而來的潛射彈道導彈已於2018年3月完成了第二次試射。

  “南亞核態勢發展是比較令人擔憂的,雙方都重視中程戰略核武器的發展,都在積極研發新型中程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趙通說。

  “近幾年,兩國還在研發面對戰場的戰術核武器,這是一個新的趨勢。巴基斯坦為了對抗印度常規軍力的優勢,研制戰術核武器,印度也相應發展這種武器。這種趨勢增加了兩國爆發核戰爭或衝突的可能性。”

  “南亞核武器發展還受到區域外因素的影響,印度核武器發展目標同時掛鉤中國和巴基斯坦,而中國主要掛鉤核大國,一連串“鏈式”反應導致南亞核不穩定狀態加劇。”趙通分析稱。

  至於朝鮮,報告分析稱,其雖然在2018年宣布暫停核試驗以及中遠程彈道導彈試驗,但朝鮮仍把核力量作為其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其核武器研發項目在國內其他科技項目中的優先度依舊很高。

  報告估算朝鮮目前共擁有20到30枚核武器,可能分別部署在如“蘆洞”中程彈道導彈、“北極星”-2中程彈道導彈、“舞水端”中程彈道導彈、“大浦洞”-2洲際彈道導彈以及“北極星”-1潛射彈道導彈等各型號的導彈上。

  對於從未正式承認或否認擁有核武器的以色列,報告分析稱,據已解密的美國與以色列的,以色列在上世紀60年代就開始利用該國南部沙漠中的內蓋夫核子研究中心的反應堆制造核武器。

  報告估計,以色列目前共有80到90枚核武器,其中約30枚部署在各型號的F-16戰鬥機上,約50枚部署在“傑裏科”-II與“傑裏科”-III陸基中程彈道導彈之上,另有約10枚據傳部署在以色列海軍的“海豚”級柴電潛艇所搭載的潛射巡航導彈之上,不過該傳言屢次遭到以色列軍方的否認。

  報告指出,以色列仍在發展其陸基中程彈道導彈,2013年,以色列試射了換裝新發動機的“傑裏科”-III導彈,試射射程超過了5500千米,由此使其成為了洲際彈道導彈,當下“傑裏科”-III導彈的發展情況目前尚不明確。

  對於全球核態勢,趙通說:“個人認為,當下的全球核態勢並不樂觀,是比較令人擔憂的,一是核大國間的競爭趨勢在加劇,意識形態對立、戰略競爭等都會凸顯核武器的作用;核軍備控制和規範約束能力正在減弱,《中導條約》《新削減戰略核武器》續約問題等,都是瓦解規範的效力。”

  “除了上述兩個原因,區域性核擴散危機也在上升,伊朗和朝鮮就是兩個重要的例子。”趙通指出。

http://studybohum.com/hewuqi/53.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